3

表演和做/動(doing)是同一件事。當你表演時,你正在做著某事。但是你必須學會,在做的時候不要「演」。 我們會花大量時間研究行動(action)。你的第一個行動是,執行簡單且無法作假的事情。最終的目標是讓你在台上所做的每一件事一不管它有多複雜—都能像你做這些事一樣簡單直接。 首先,看看黑板。再看看鋼琴。看看舞台階梯。看看門。看著我。看看我的背心。很好,現在重複再做一次。看看黑板、鋼琴、台階、門,看我,看我的背心。 沒什麼複雜的指令,毫無疑問,你知道行動或要求為何。 現在讓我們更進一步。找到舞台上最大的那張椅子。找到觀眾席中最大件的家具。找到這裡沒亮的燈。找出有戴眼鏡的人。 剛剛每件我要你們做的事,你們都做到了。這些都是非常簡單的行動,極易之事。它們均為可行指令。這就是我們得學會的能力—讓每一個行動都變得可行。 請注意,我從來不說「尋找!」也從來不只說「看!」我也從沒說過「數!」我一定會說「數燈,數椅子,數眼鏡的數量。」或是「找某些東西,看某個東西。」我永遠具體,總是明確。表演,不是理論科學。 一個行動必須有目的地。它不能只是晾在那邊,它必須有個結束。如果我現在要你「數起來!」你沒辦法吧?但如果我說「數一數房裡有幾件藍色襯衫」這指令就會立即起作用。每個行動都有目標和其目的地。行動完成了,才有力量。 現在兩人一組。找出你的夥伴身上所穿最柔軟的衣著部分。現在找到照在對方瞳孔中反射出來的最小的光。這任務有更困難嗎?(學生點頭)有。是什麼讓它變得更難?很明顯的,最終目的使它變得更難。目的賦予行動意義,給了你行動的力量。 如果我要你找到你手腕上最大的靜脈,那就更難了。如果我要你數出這個包裝上的所有顏色數量就更難了。行動的難易度取決於其最終目的。 上一堂課中我請你回去從自然中找一個物件帶來。這裡的行動是什麼?描述一個來自自然界的物體。研究自然總是很有用,因為自然既龐大又永恆。我們常常視其爲理所當然,那樣是在貶低生命。 有時,當一對夫妻一起去旅行時,丈夫可能會說:「我的天啊!妳知道那是什麼嗎?那是巴黎聖母院!」她回答說:「我知道。我看得到它。」兩人從巴黎聖母院上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東西。作爲演員,你必須讓所見一切都活過來,充滿生命。 假設你帶來一塊石頭:「我看到一塊很大的石頭,它很漂亮。 是灰色的,表面凹凸不平。它上面圍繞著草,但有幾枝草已枯死變黃了。」有人沒看到這石頭的清楚圖像,或覺得無法重現我所述之物嗎? 沒有。它必須如此簡單和直接。 你帶來的東西描述難易程度取決於你選擇的對象。你會先把它交給我,然後再上台描述分享,我也會問你一些關於它的問題。 誰想先開始?好的,雪兒。正如你們所見,雪兒帶來了一個檸檬。 雪兒:「它就像一個黃色的小橄欖球,但它的兩端都有個小凸起。」史:「很好,雪兒。能談談它的表面紋理嗎?」 雪兒:「它表面看起來很光滑,但實際上布滿了小點點。它是黃色的,但並不均勻。小點們的黃比周遭區域顏色稍暗些。」 史:「非常好,雪兒。」 大家有看到檸檬嗎?即使我現在沒有拿著它,你們都還是能向別人描述它嗎? 剛剛那過程有任何困難的地方嗎?沒有。雪兒用的是我們都會的詞語。不要用花俏字眼。花俏詞彙導致花俏感受。當你的意思明明就是「繞過」時,不要用「規避」這種詞。你向肉販買牛肉時,他不會說「我是否該規避脂肪呢?」比起教室和圖書館的學術世界,演員其實更接近屠夫的行業。給我能讓我愛上的話語。「規避」對我來說似乎太自命不凡了。使用能觸及我的語言,不要使用無法與人連結的詞。 誰是下一個?好的,琳達。琳達帶來了一朵玫瑰。 琳達:「玫瑰是赤紅色的。」史:「嗯?」 琳達:「它的直徑大約有十公分。」 史:「這不是數學課。我們不想要抽象的概念。我們想『看 見』。它是完全赤紅色嗎?」 琳達:「沒有。它的邊緣是粉紅色的。」史:「那花莖呢?」 琳達:「莖是深綠色的。」史:「然後呢?」 琳達:「就綠色而已。」 史:「這是這支花莖最重要的點嗎?有個最明顯的重點是什琳達:「我不確定。」 史:「它有刺!這是玫瑰花莖最明顯的一點!有時候最明顯的事物比細微事物更難被注意到,但我們要看到一切。關於這朵玫瑰,妳還能分享什麼?」 琳達:「它很漂亮。」 史:「那太明顯了。再看一次這朵玫瑰。妳有看到花瓣向內往花粉所在的中心蜷縮嗎?妳有看到它多柔軟嗎?這些都是簡單的觀察,但如果妳有把這些分享出來的話,對方一定會記住這些細節,我們就會看到。」 讓你的夥伴見你所見,懂你所懂,需要花費一定的精力。只有自己看到和理解是不夠的。當你給我你的玫瑰時,你的戲就上演了。你走過對玫瑰的想像旅程,然後再把它還給玫瑰。 你的話語不過是你看到事物的結果。文言單獨存在是件荒謬的事。先「看見」之後,文字才會出現。這就是為什麼研讀文字或硬背台詞永遠不會有幫助。你冒著扼殺自己正在處理的思想與對象的風險。 演員必須喜歡自己說話的內容。往自然、眞實的世界,往諸如大海、天空、花朵之類的事物去尋找你的意象與圖像。不要從電影或電視裡面找—那是二等的形式、二流的眞理。要從生活中的食物、動物、衣服等發掘。 有一次我坐在前往比薩城市的火車上。從火車窗外看去,可以看到比薩城本身。能從火車窗外看到比薩斜塔是一種非凡的感覺。坐在我旁邊的人手裡拿著一本旅行手冊。比起望向窗外看眞正的城市,他更喜歡看著那手冊上的比薩城照片。想當然爾,他是美國人。 一個人必須從大自然中尋找具生命的意象與圖像。不要拿機棫性的物件來,如燈泡、收音機或洗碗機,它們既冷血又小格局。大自然則廣闊而永恆。去找那些永恆之物,譬如一塊石頭或一朵花。石頭在你出生之前就存在了。現在它存在著讓你見識,你死去之後它仍然留存於世。 石頭的size具有值得描述的價值。 演員必須意識到自己眼前所見之物,其切實的「存在」就是一種奇蹟。畢竟你選擇當演員是因爲無法想像自己過著任何其他生活方式吧? 在表演中你會更有生命力。因此,你要讓周遭所見一切活起來,你才能從舞台上將它們的生命歸還原主。 你看到了事物身上什麼樣的美醒?你必須也讓我看見那個美。你有因為這份美好而感到興奮嗎?你要好好整理你描述的內容,一直到你能如實將你內心的興奮傳達給我為止。「我看到了全世界最濃郁深沉的紅色康乃警。」康乃警必須先出現在你的內裡,你不能硬將康乃馨的內在眞理推給我。在你要我體驗之前,你得先體驗過它。 讓我們感到你為自己的選擇而興奮。不要用解釋的。直接帶我們看那已屬於你的物件和經驗,再大方地送給我們。 描述本身不如你因這些話語而生的感受重要。興奮來自於你的選擇,你的動物、花卉和食物的選擇。描述的時候不要太冷靜、太酷。 (太酷的你最後不會成爲演員,而是公司經理。)不要害怕用物件周圍的細節去挑起擾亂自己的描述。但千萬不要解釋。人不應使用過多話語,應該只用自己喜歡且必要的字詞。描述所喚起的感受比描述本身更重要。 這裡有個大家可以一起做的練習。看看天空。慢慢看。有看到嗎?天空是什麼顏色?藍色嗎?那是混合什麼的藍色?整個天空都是一樣的藍色調嗎?離對街建築物較近的色調與天空較高處的藍色是否不同?雲是什麼形狀的?不要給我雲的學名。它們是什麼形狀?有沒有發現,如果你要的話,你可以把所有剩下的課堂時間都拿來觀察雲並嘗試描述它們嗎? 你知道兩個小時前的天空其實跟現在完全不同嗎?然後兩個小時後再看它,又會是全然不同的樣貌。 每個行動都發生在某個世界中。我請你描述在明確情況中的紅色、白色和藍色時,就是將它們置於所屬世界中的一種方法。每執行一個行動時,我們都必須意識到其發生的地點。你越仔細觀察其特定的世界,行動就越容易執行。 當我說「在台上時,道具會跟你說話」是什麼意思?道具可以讓你的表演工作更容易,但你必須看見它們、聆聽它們。事物被你看見的瞬間,它就存在了並且有了生命。你要看見其生命。尊重一切,一切便會開始回話於你。 下一步,是讓自己的想像如同在現實生活中一樣清晰。沒有比創造性地運用自己的想像力工作更高的形式。它能打開你心中多年來一直封閉的東西。 你的想像力包括回憶起未曾憶起的事情之能力。只要了解自己的記憶力有多豐富就能輕鬆做到這一點。每個人都有著一個連自己都不知道的帳戶,裡面儲存著所有你曾經所見、所聞、所讀或所接觸過的任何人事物的記憶。 你只用了你已知的一小部分而已。你無所不知,一切都在你體內,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回憶。演員的腦袋存有巨大的素材財富,但只有在戲劇中才有挖掘這些財富的機會。所有你出生之後的所見、所聞、所感都儲存於你的內裡。 如果你把自己侷限在此時代的節拍上,被束縛在自己生活的街道範圍內,疏遠每個自己不熟悉的事物或時期的話,你就忽視了整個世界,使一切都陌生而遙遠。 美國演員大大低估了自己豐富的人類與民族的記憶。在這方面與英國人截然不同,英國演員感覺自己代表著英國本身。典型的英國演員在扮演莎士比亞劇中的國王時,認爲他正扮演一個離他不算遠的親戚。你們沒有這種親戚,你們拋棄了所有的傳統和歷史感,這正傷害著身爲演員的你。 […]

read more

The shadow box — Cristofer

Act One Morning A small cottage that looks like a vacation house, set in the trees, secluded. A front porch, a living room area and a large kitchen area. The lights come up first on a small area downstage and away from the cottage. A stool is there. We will call this area the “Interview […]

read more

2

成爲演員的路途上,你必學的首要事務就是戲劇(廣義,狹義則為劇場)能帶來的意義爲何,及其意義之重要性。我指的不是今日已被貶低的劇場觀念,而是已然存在兩千多年的劇場意義。 文明,不是誰賺了多少錢或誰車庫裡有幾輛寶馬車可以定義的。你去參觀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不會看到他們展示人們的銀行帳戶。文明的流通貨幣是藝術,藝術才是博物館與圖書館會保存的東西。 而你有讓自我內裡擁有將近兩千年的富裕的機會。但你得先接收才能承繼跟傳送。所以你必須像神父或猶太祭司拉比’研究聖經文獻那般慎重地研究戲劇。你們如此有幸,能建造一座將那重要歷史連接至未來的橋梁。 今日劇場被貶低是因爲人的貶低。環顧美國各處,有人會爲了幾毛錢偷竊,有人殺人時毫無內疚感,人們不尊重宗教,衣著隨便,也不尊重自己的身體。 而劇場,不可避免地必須反映這社會現狀的一切。「劇場」(The-atre)一詞源自希臘語,意思是「觀見之處」。它是人們前往觀看生活與社會狀態真相的地方。劇場像是當下精神和社會的X光片,透視一切。舞台像x光片一樣誠實地告知你是誰。劇場是創造來宣示關於人類生活與社會情況之眞理的。 兩千多年前,索福克里斯2寫了一部戲,講述了一個名叫伊底帕斯的人殺死了一個人,還和其遺孀上床。他最後發現自己殺死的男人是親身父親,而他同床的女人是親身母親。他曾被先知警告過這些事件的預言,但他認為自己可以戰勝命運。 伊底帕斯在那時的社會情境中做了一些危險之事,威脅到全體的社會生活。 你們現在也會覺得某些行爲可能會威脅到所有人類福社。那就是索福克里斯想說的,他想教導道德與正義。 這不用我們回到兩千年前就能理解。1947年,亞瑟,米勒3寫了戲劇《吾子吾弟》(All MySons),劇中父親(Joe)販售自己工廠生產出有問題的飛機零件給政府。最終兒子的死亡或許得歸咎到他自己的頭上。他決定把利潤置於社會責任之前,讓所有人的一切都受到威脅。 亞瑟.米勒想要教導道德與正義。過去是、現在是,以後也是。這就是劇場會探討的主題。如果你們對這些議題沒有興趣,那現在趕快去安排退費和退學還來得及。 你們出現在這裡,是為了做好能提出偉大問題的準備,替偉大的你必須意識到,若沒有符合具深遠意義之主題的相對精力與興趣的話,再偉大的意義都可能會被貶低和瓊碎化。我們都認識能提出偉大問題的人,但他們可能僅處於問你「能不能擋一根菸」的渺小狀態裡。如果現在的你就是這樣,別擔心,你很快就會改變了。 聆聽自己,聆聽你的鄰居。你有聽到話語的本質嗎?還是平日八卦的乏味打油詩就能讓你滿足?此後,在這個教室裡,你將學會如何將討論的所有主題提升至其最高水準、最大格局。 我之所以要你準備紀伯倫的功課,是因爲他的作品具有聖經的質地——它有size。大多數人說話都是空談。你們談論的內容很少比「我需要一根菸」來得更有趣或更有活力。 要知道劇場的size是史詩級的,巨大無比。它的龐大如同律法的巨大、家庭生活的巨大、樹木生長方式的巨大——你必須滋養它們,不得忽視。多年前,我去了哥倫比亞大學。那時我對建築很感興趣。具體一點來說,我感興趣的是加洛林式$建築如何轉變爲哥德式“建築的過程。 我是個瘋狂的學生,當時我已經在百老匯演出了,但還是把自己拖到寻倫比亞去學習加洛林建築。 我的老師是邁爾.夏皮洛(Meyer Shapiro),他是最偉大的藝術和建築評論家之一。他允許我進他的教室旁聽。我從沒想過付錢這件事,因為我很兩光。也沒人跟我要錢過,所以我早上十點就進教室上課。 (在這方面你們就沒那麼幸運了。我們一定會記得跟你要學費。)班上其他學生都是研究生。但是你知道嗎?上課第一天不管是研究生還是我,沒人聽得懂他講課的內容。為什麼?因為如果要談論加洛林式到哥德式的建築流變,他非得從公元前六世紀的歷史開始談起。從那裡他講到拜占庭帝國,最終總算到達加洛林時代。 當然啦,班上每個人都回應:「是的,夏皮洛先生。喔,當然啊,夏皮洛先生。」然後我們回家熬夜念書,試圖趕上他的世界的水準。 有時我覺得我的學生也會這樣。他們總是很恭敬地說:「是的,阿德勒女士。喔,當然,阿德勒女士。」但你們心裡眞正想的是「去他的趕快繼續啦。」 有時我覺得我的學生也會這樣。他們總是很恭敏地說。定的,限德勒女士。喔,當然,阿德勒女士。」但你們心裡眞正想的是「去他的趕快繼續啦。」 欸,這可不能去他的趕成這樣。你要不得到邁爾,夏皮洛的加洛林建築課,不然你得到的就是一場表演「秀」。如果我給你一場秀,我就是在騙你。想要看秀的人不會想上我的課。要成爲娛樂的人不應該是我,是你。在莎士比亞的那個時代裡,比起《哈姆雷》,大多數人更喜歡看熊餌秀(Bear-baiting)。如果你是來這裡看誘熊熱鬧的,那你來錯地方了。去試試世界摔角協會,摔角選手既是演員也是熊。 我給你這些歷史,是爲了快速啟動你那已殘破的人身樂器,喚醒你那處於心神緊張狀態的靈魂。 誠實一點告訴我,你閱讀嗎?如果你讀的不是但丁或濟慈或杜斯妥也夫斯基,你就不算有在閱讀。你們不討論思維觀點,你們不知道如何與他人連結,你們正快速略過自己的生命。 表演不是今天才誕生的,它是個兩千年的傳統。在英國要被視爲偉大的演員,必須扮演過哈姆雷或李爾王。。 但你們沒有這種傳統。你們永遠不會被埋葬在西敏寺教堂’裡。 們不會成為大英帝國的指揮官或上議院議員。但是你得設立很高的標,才有機會眞正偉大。演出《推銷員之死》與演哈姆雷的需求很近。你必須為能演出《推銷員之死》做好準備。要在偉大的戲劇中演,你的表演技術範圍、伸展度、存在感,還有生命都需要同等龐大沒有指揮過「三B」作品的指揮家——巴哈、貝多芬、布拉女斯—永遠無法成為偉大的指揮家。沒有創作過交響樂,永遠不算是偉大的作曲家。沒有以詩意的風格寫作過,永遠無法成爲偉大的作家當《時代雜誌》來訪問我關於我的學生馬龍.白蘭度時,他們問道:「他是個偉大的演員嗎?」我說:「他有偉大之處,但除非他演出偉大的角色,我們將永遠無法知道他是否能被稱為偉大的演員。」 我們必須恢復劇場存在之歷史目的,將劇場提升回到已存有數千年來的格局水準上,直至劇作家闡述的道理能被今日的人們理解為止。這是規則,永恆的宇宙規則。這就是編劇存在的意義。 把今日的我們帶回到過往光景並非易事。現代人對日常生活的懷疑主義加上藝術理想的遺失,創造了一種不敬的環境。現在的學生與以前相比似乎更難自律。常有學生在找我時,身體上、情感上都已崩潰了。 他們與生命的關係全然麻木。他們似乎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或該去往何方。 但人類有自我擴展的基本需求,一種慾望。人心裡面有著一個想要成長的火花。這火花不能被澆熄。透過明確且勤奮的努力,你可以成長,離開冷酷且空虛的狀態,進入審美的成熟領域。適當的訓練可以讓你無限地擴展自我才能。這是你為何需要此門表演方法的原因。我們第一個要訓練的層面是觀見(see),能替自己所說的內容創造意象,意象能爲話語注入活力。說話時,看見自己所說的內容。在看到話語意象之前不要張嘴。 這就是爲什麼我要你練習專注觀察不同紅色及不同藍色之間的差異—觀察自己如何因差異而有不同回應。有把信箱的紅色細看進去的演員,以後看到郵筒一定會說:「啊,那是我課堂練習的紅色。」這種演員絕不會把指甲油的紅色跟紅綠燈的紅色混淆成同一個顏色。 表演不是抽象的活動。演員必須將眼前所有一切眞實化。如果台上有一把椅子,那椅子必會成為我關注的焦點。此後椅子不再只是個抽象概念,而是一個與我有著某種關係的對象。 有時候,一把椅子能幫你定義一齣戲。當我們看到艾德華•阿爾比8的戲劇《貝西•史密斯之死》(The Death of Bessie Smith)中的父親時,幾乎能馬上了解關於他的所有資訊—因為他坐在門前廊上破舊的柳條家具上。沒有什麼比破舊的柳條家具更能說明你是誰了。它好像說著:「你發生了什麼事?你以前是高高在上的白人,現在你殘缺不堪。」這齣戲講述著一個社會,一個能允許一位偉大的藝術家僅僅因爲她的黑人身分而死去的社會。偉大的藍調歌手貝西•史密斯因為美國南方的白人醫院不收治黑人病患而死去。 阿爾比從未讓貝西,史密斯本人現身劇中,而是展示了很多因她的膚色而讓她死去的文化內容。坐在柳條家具上的父親是個充滿仇恨的人,他厭惡自己的女兒,他厭惡他自己,他厭惡黑人,他厭惡不願見他一面的鎮長。這父親代表著南方秩序的崩潰。但這一切都能從破舊的柳條家具上一窺究竟。 至於我手裡的椅子嘛,我知道其確切的棕色色調,我知道椅子背面上有的每一個缺口,我知道哪裡有掉漆,我知道坐墊哪裡的彈簧有突起,我知道椅腳是否搖晃或扶手是否需要固定。 我也知道椅子對我發出的需求為何,它讓我得坐直或是我可以駝背懶垮。若我今天是坐在沙灘椅上,我需要多久才能反應出我所處之地的眞實情況? 你會常聽我提起史坦尼斯拉夫斯基所言——藝術之真相就是情況(circumstance)之眞實。而演員面對的首要且支配一切的情況是——我身在何處(where)? 如果我沒有完全了解這椅子,我會被迫假裝。假裝是演員能做的最糟糕的事。我們必須以同樣的態度對待戲劇的文本。你必須完全理解它,必須知道它所有的缺失和怪癖,然後才能與之舒服共處。你必須知道它對你的要求爲何。否則你無法運用它來溝通,你就會變假。還有比虛假更糟的事嗎? 演員知道撒謊和假裝有多容易。爲了避免陷入那個狀態,演員必須讓自己被眞實的事物包圍,專注於員相就不會受到說謊的誘惑。 演員總是處於特定的情況環境之中。等一下當你站在台上分享紀伯倫的思維時,自問「我在哪裡?」這個問題有幾種回答方法。你可以很寫實,說自己在位於紐約西五十六街上的史黛拉•阿德勒學院的一間教室裡。空間裡有白色的牆壁,一個舞台,舞台後方有窗戶。舞台上有燈光落下。 或者,你可以發揮想像力:「我站在一個公共廣場上,人們前來聽我演講。」如果要發揮想像力,你的想像必須非常具體。廣場周圍有哪些建築?你在這個國家的何處?是在哪一年?在這年中的什麼時候? 什麼樣的人在聽你說話?他們穿什麼衣著?他們是怎樣的社會階級?這廣場是有歷史建築的老廣場嗎?還是公園?如果是公園,你看到什麼樣的樹?什麼樣的花?•⋯等等,諸如此類。你越專注於你周遭的情況環境,你會越自在。 情況環境能讓我們看見。具體來說,我們必須看見自己當下的立足之地。人無法看見不存在的東西。我們讓東西出現,它才會存在。演員先看到,才能讓觀眾看到。這是表演的第一條準則——意象畫面的必要性。 能創造越具體的情況的演員,就是越好的演員。他一定有個對象/夥件,有時對象是舞台上正對話著的演員,有時候他的夥伴就是觀眾。 等一下你站在台上講述紀伯倫思想時,你的夥伴就是觀眾。但是你不能僅僅把這觀眾視為你的同學又是你的朋友,他們會盡可能地鼓勵你,對你微笑,不管是不是真的都會看起來完全理解你在說什麼。 你必須想像著在自己在劇場演出時會有的觀眾。沒人認識你,坐在二樓包廂區的老太太聽不見你的聲音。你站在舞台上時,必須讓那些嬌小的老太太聽見並理解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那是你的職責。 當你在台上說話時,無論對象是台上的另一個演員或包廂區的那個老太太,你最重要的工作是讓他們「看見」。溝通,就是讓他人見你所見。如果我說,這裡有一棵棵掛滿漂亮飽滿的大大黃檸檬的大樹,你有看到那些樹嗎?情不自禁地,它們會浮現在你眼前。而你在台上所說的一切,都必須如此清晰可見。 我讓你們閱讀紀伯倫的知名作品《先知》當功課,因爲它的內容關注到婚姻、孩子、給予、時間、喜與悲等普遍眞理。如果你們只研讀白話寫成的文章,就其本質而論,它們很難從你的腦中轉移至你的心中。 這文章應能打開你與某思維想法之關係。因為身爲演員,你必須親身參與,了解作者之思維想法,並有自己的解釋。 […]

read more

Drama Camp 2016

日期︰2016年6月9日(四)至11日(六) 地點︰西貢北潭涌度假營 導師︰鄧國洪 Alan 日程: 9/6 (四) 14:30 集合 15:00 check in 2 x 10人房 (Total: 23人) 15:00–18:00 Session 1 地點: 6F2 大房 18:00-19:00 晚膳 (camp飯) 19:00–22:00 Session 2 地點: 4F2 細房 劇本分享 / 賞劇 / 討論

read more

賞劇 – Closer

紐約戲劇評人協會最佳外國戲劇獎 英國奧利維爾最佳戲劇獎 倫敦劇評人最佳戲劇獎 倫敦標準晚報最佳喜劇獎 劇情描述四個男女,在四年半內發生的戀情,情節精密及錯綜復雜。訃聞作家丹在一宗交通意外中邂逅了脫衣舞孃愛麗絲。十八個月後,他們成為一對愛侶,丹受到愛麗絲的啟發而寫了一本小說。於拍攝他的小說封套時,丹結識了攝影師安娜並對她展開追求。儘管他們相互吸引,但安娜卻拒絕與丹作出進一步交往。皮膚科醫生拉里在互聯網上聊天室裡與丹「巧遇」。丹被安娜迷住心竅,於是假冒她的身份,並與拉里在網絡聊天室和互相挑逗。第二天,他們相約在水族館見面。拉里依約前來,真正的安娜也同時巧合地出現。一系列情感交織和移情別戀的場面就此開展,兩男兩女彼此努力尋找親密關係,但似乎無法靠近。 此作品曾改編成電影,由娜塔莉‧波曼,裘德‧洛,克里夫‧歐文和朱莉亞‧羅勃茲主演。 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 (上環文娛中心8樓) 2018-03-10 ~ 03-11 , 03-13 ~ 03-14 , 03-16 ~ 03-18 ( 7:30 PM ) 2018-03-11 , 03-17 ( 2:30 PM ) HKD 290 詳情: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265966823676208/ 賞劇後會安排劇本研讀  截止報名日期:2018年2月26日中午12:00

read more

Drama Lab 團拜 2018

傾吓近期電影、未來Darma Lab 活動、英國之旅、唱k、打Switch、開枱、邊爐… 日期 2018年2月23日(五) 時間 1930-2230 費用 邊爐食物、飲品 地點 葵芳葵豐街DLS    

read more

賞劇 - 礦井下的彩虹 The Pitmen Painters

英國倫敦標準晚報戲劇獎 最佳劇本放下鐵鏟,執起畫筆; 煤礦工人的藝術與人生,引發地動山搖﹗劇本改編自真人真事。 一班礦工工餘參加了一個興趣班學習如何欣賞藝術,導師從文藝復興開始說起,但卻引不起他們的興趣。結果他們放下鐵鏟,嘗試拿起畫筆開始創作,反為世界藝壇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 Lee Hall (李・荷爾) 是當代英國著名電影及舞台劇編劇,其代表作《跳出我天地》Billy Elliot及近年的《戰馬》War Horse均大獲好評。2008年憑《礦井下的彩虹》The Pitmen Painters在英國倫敦標準晚報戲劇獎中獲最佳劇本。 「具啟發性的重要新作……喜劇味道和深遠涵意,共冶一爐﹗」《觀察家報》Observer 「非常感動﹗……一齣滋潤心靈的作品。」《衛報》Guardian 編劇:Lee Hall (李・荷爾) 翻譯:胡海輝 導演:余振球 演員:陳健豪、鄭嘉俊、馮祿德、薛海暉、嚴鉅乾、杜雋饒、廖淑芬、廖浩嵐、郭穎東 佈景設計:王梓駿 燈光設計:黃宇恆 音響設計:劉穎途 服裝設計:張瑋師 聯合監製:張可堅、黃懿雯 平面設計:李俊良 9-10.3.2018 (星期五至六) 7:45pm 10-11.3.2018 (星期六至日) 2:45pm 高山劇場新翼演藝廳 $260, $220, $140 Drama Lab 友2月2日或之前報名八折,之後九折 3月11日之演出為通達專場,設有視形傳譯服務 粵語演出 In Cantonese 3月9日晚賞劇後有debrief,與Lab友討論劇本訊息及分析

read more

第46屆香港藝術節團購

Lab友集體訂購香港藝術節2018戲票,全部有八五折,請在comment填上劇目、日期、時間、票價、數量、姓名 截止訂購日期︰2017年10月31日 《中庸之幸福學堂》 2018年3月16, 17, 18, 22, 23, 24, 25日 新銳舞台系列, 華文劇場 七指雜技團及哥本哈根共和國劇團 《博希的奇幻旅程》2018年3月9, 10, 11日 馬戲 / 雜耍 倫敦巡迴劇團及愛丁堡皇家蘭心劇院 《祈願女之歌》2018年3月22, 23, 24, 25日 英語劇場, 音樂劇場, 亞洲獨家演出 西班牙之風古樂團 《重拾失落在美洲的西班牙瑰寶》2018年3月16日 巴羅克, 室樂, 早期音樂, 器樂, 聲樂 美國芭蕾舞劇院 《芭蕾小忌廉》2018年3月22, 23, 24, 25日 芭蕾舞, 親子, 亞洲獨家演出 亞太舞蹈平台﹝第十屆﹞2018年2月23, 24日2018年3月13, 14, 16, 17日 當代舞蹈 巴‧羅克樂團 《聲音之旅》2018年3月1日 巴羅克, 早期音樂, 器樂, 管弦樂, 小提琴 […]

read more

賞劇 - 羅生門

埋藏真我 摧毀真相 世界只剩下軟弱 羅生門前,公堂之上,一樁命案,三名事主,一名證人,表述四個截然不同的「真相」。為埋藏「真相」背後的真我,他們不得不為軟弱披上盔甲,展開一場謊言的角力。 《羅生門》改編自芥川龍之介的兩篇短篇小說《羅生門》及《竹林中》。美國編劇Fay Kanin及Michael Kanin於1959年改編成舞台劇版本,曾於百老匯上演,更獲提名東尼獎三大獎項。導演黃龍斌將利用形體語言刻劃角色的內心角力,利用舞台美學、人體剪影及鼓樂呈現人心的軟弱。 戰場,原來不在竹林之中、武鬥之間,而在紛亂的人心。 原著 芥川龍之介 改編 Fay Kanin and Michael Kanin 翻譯 張可堅 導演 黃龍斌* *承蒙香港演藝學院允准參與是次製作 地點: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日期和時間: 30, 31/3 & 4-7/4/2018 8pm 31/3 & 1^, 7, 8/4/2018 3pm ^此場為通達專場,設粵語口述影像 $280, $180 Drama Lab 友5月20日前報名七折,之後八折 粵語演出 In Cantonese 適合6歲或以上人士觀看 中英劇團保留更改節目及表演者之權利

read more
Showing all 18 results